蓬莱战斗,只为蕾姆

日期:2019-09-17编辑作者:娱乐生活

这里先谈一点,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就是486对于自己的认知和蕾姆对于486的认知。即自我的镜像和他者中对于自我的定位。菜月昴一开始对于自我的认知首先建立于无意识的对于他者想象的基础上,他认为自己应该可以怎么样。即通过一种幻想中的自我定位,形成对自身的认同。然而经过了多次失败后,他对于自我的想象彻底破碎,于是走向了对于这个自我镜像的攻击,也就是自虐性倾向。归根到底,是一种自恋型人格的体现。自恋型人格的表现,要不是自大狂,要不是自虐狂,当然最普遍的是两者都是。菜月昴这里只是由第一种暂时的转向了第二种而已。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深窥沙可数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其实是一只半精灵。”外面繁密的雨点子打在屋顶上和草丛中的声音的清脆,配合着少女声音的甜美,真是动听极了!我的身体甚至微微颤抖了一下。

从这点来看,所谓的菜月昴,就是一个绝对的剩余。他是他自己的镜像和蕾姆心中他的镜像,交织的剩余。他是他自己的理想中的自己和实际自己的剩余。他是他渴求蕾姆的爱,又不敢直接面对蕾姆心中自己镜像的剩余。他是爱着艾米利亚但又其实根本不在乎艾米利亚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的剩余。

无意在淘宝推文上看到关于“从零”的介绍,本着对2016曾经火爆一时的网络用语“丢你蕾姆”的好奇,我开始了新的一轮动漫入坑。
蕾姆第一次正式出现在这部作品大概已经是在5、6集左右了,之前的部分一直围绕男主菜月昴因为拥有着死后可以重新轮回到之前事件没有发生的状态的能力,类似于游戏中的读档功能,因而预见了女主艾米莉亚的死亡危机,本着穿越之前的中二个性以及推倒女主的伟(wo)大(chuo)想法,在死与生直接不断想办法去拯救着艾米莉亚,终于在付出了4次死亡的代价后成功俘获女主的信任,并被带去了女主府上疗伤。
说实话,看了前面几集,我对这部动漫的大体印象并不看好,除了死而复生的设定,男主的无能以及这种老套的故事设定已经不足以去让人接受这种发展关系,一直发展到第二阶段艾米莉亚的宅邸,蕾姆的出现我也并不有太多感想。女仆蕾姆拉姆的设定就像大多数宅漫一样,标准的女仆装,萝莉型的身材以及附带的一些毒舌属性,再加上魔幻作品本身附加给她们的一些特定能力,像蕾姆使用的链锤,拉姆的风魔法,都是中规中矩的表现形式,甚至开始设定的男主死而复生的能力,也让我产生审美疲劳的感觉,我甚至怀疑作者这设定是故意凑剧情的。
往后的剧情更不堪回首,中二男主在几次帮助女主化险为夷后自我膨胀,三番五次的以自我的感觉作为行动准则,当真是战斗渣,智商渣,情商渣,目睹了菜月昴几次难以理解的行为之后,我心里对这部番的评价已经降到低谷,中途多次想选择放弃,但是,作为今年大火的几部动漫之一,我不相信这部作品就是在讲一个废柴的心路历程,所以我坚持的选择看了下去。
在写这篇感言的时候已经看完,印象深刻的部分也进行了重温,坚持下来之后我只能说我没有浪费这一下午的时光追这部作品,在心中对这部作品苦苦挣扎的同时,终于在18集迎来了升华。菜月昴在经历无数次死亡的折磨后,看着自己关心的人一次次倒在血泊之中,他崩溃了,高台上的追诉,他选择了和蕾姆逃离,因为自己的软弱无能,他不想再去面对这残酷的现实,或许,和一个喜欢自己的人躲到一个无人问津的地方,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已经是他最好的选择了。可是蕾姆啊,视菜月昴为拯救自己,将自己在停滞的时光中拯救出来的英雄,一心渴望在他身边陪伴他一生,心中深深扎下的那份爱意,却在注视的昴的痛苦与挣扎平淡而又坚定的说出“这些事情是要在快乐的时候谈论的”。虽然她看不懂他的痛苦,虽然他无法给他做出解释,但是她依然选择了站到他的一边,纵使他甚至在痛苦中否定这自己,否定着自己的一切。蕾姆的心里也是坚定的,她相信她所选择的英雄,她相信自己的心中爱着的那个他是不会轻易放弃的,纵使昴对自己充满了否定,她的温柔也会重新唤醒他心目中那个可以笑着谈论未来的伟大英雄。即便当她听到他亲口说出他喜欢的是艾米莉亚,她唤醒后的昴是不可能选择她的,但她依旧义无反顾的答应了昴的请求。最终扑在昴,扑在她心爱的人的怀中,心中所有的痛楚,才在这一刻倾泻而出。
不可否认,这是一部动漫,离我们很近的却永不相交的二次元世界,蕾姆这样为爱奉献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几乎是不存在的,所以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能够深知这种不现实却又被她们深深吸引的原因。为了爱舍弃一生,那对我们,对这个和平的年代来讲确实是有距离的,但是蕾姆的这种奉献,确是每一个现实生活中的人所渴望或者说是追求的,谁不希望自己的爱人有一个决定的无私与依恋,一生所依仅一人耳。可惜,这注定也只能是一个梦想。
这种感触或许就像是现实中的自我与主人公菜月昴的境遇重叠吧,明明有许多时间确在无端的浪费,总是想着要做些什么,总觉得自己可以解决一切,实际上只不过为自己的无所作为找一个借口。菜月昴的发展,像是现实中的人,在掌握了一定的资本后,就开始膨胀自我,不断迷失,或许他的本心是好的,但是当心态发生变化后,处事的行为就会显得不可理喻,渐渐的也不过是成为这乱世的一个小小的棋子罢了。但是幸运的是,昴有蕾姆,他的心还可以为蕾姆而再一次燃烧,也如蕾姆所望,他在她的爱中“从零开始”,无私的心献给最爱的人,以最期待的方式涅槃重生。

  “我继续说,你们就明白了。”她呷口茶,“却说那个菜月昴,当时突然跳出来,一下子扑倒黄头发的小盗贼——再晚一步,那艾尔莎沾血的刀子就将盗贼的肚子划开来,那盗贼就没命了!后来,昴让盗贼先逃跑,我则去救治那位老人。那小盗贼却机灵着呢!她边逃跑边呼叫卫兵,叫声被有着‘剑圣’之称的骑士莱茵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听见了。于是莱茵哈鲁特抵达我们这里,和艾尔莎展开了激烈的战斗。请不要小看莱茵哈鲁特的实力,他不仅在当代被称为‘剑圣’,他还是历代‘剑圣’的最强者,并被誉为‘骑士中的骑士’!很快,艾尔莎被打败,落荒而逃。而我的徽章也失而复得了。”

幼年时代对于母亲的爱恋,本身就是一种不可能的实现。也正是因为其不可能,所以才导致根本性的对于其欲求的失败。而母亲的爱作为一种不可能的理想,恰恰又是在被阉割的层面上不断地被实现的。也就是说,虽然绝对的占有母亲是不可能的,但大部分时候,孩子在母亲心中仍然是有绝对的地位的。从而我们可以设想一个新的镜像,即在原欲被阉割后,一个新的代替物——一个像母亲那样爱自己,并且只爱自己的可以完全被占有的女性形象——所谓的理想的女朋友,被幻想了出来。然而注意哦,这个被幻想的女朋友——蕾姆,所爱的并不是菜月昴这个人本身,而是出自女性的一个“英雄式的”对于男性的幻想。注意哦,这个幻想本身,也是来自于他者的。即,做为母亲的爱,往往是附加着对于理想的儿子的幻想的。这理想的儿子同样也是一个镜像,即女性对于优秀的男性伴侣和父亲的镜像。

  顿了顿,她继续说:“后来虚饰的魔女和强欲司教来袭,顺带引来了三大魔兽之一的黑蛇来袭击精灵群落。”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纪木林森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是啊!他可以使用所有属性的魔法,同时擅长肉体格斗。”爱蜜莉雅接着说,“不过,他的打扮却像一个小丑似的,而且在说话的时候经常使用稀奇古怪的唱腔。因此,我在背后偷偷叫他变态。”说完,轻轻笑了几声。

自恋型人格的体现不只在这部作品中,同样类型的自虐倾向,也体现在《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这一部作品中。两者部作品表现的,是自恋型人格最典型的两种变现的理想化。
还是先说蕾姆。蕾姆本身,就是理想化的女性形象,是俄狄浦斯情节典型的象征。即爱情这一源自婴儿时期对于母亲根本性的需要,和母亲总会不在场同时不能被占有的创伤,所引发的心理情节的产物。好,这里可以看到一个有意思的反转。恰恰是在作为典型理想化的欲望的填补的蕾姆心中,所喜欢的菜月昴,只是一种经过理想化的心理镜像。也就是说,是一种想象的想象。而恰恰是在想象的想象中,无意识的心理构造得以被呈现。

  “嗯……”帝挠挠头,“不是很理解。”

这里就要提一下大老师的核心观点了:在大老师看来,蕾姆对于菜月昴的喜欢或爱,完完全全就是伪物。她喜欢的压根就不是菜月昴这个人,而是她自己对于莱月昂的幻想。然而这里就体现出莱月昂和大老师的区别了。菜月昴心甘情愿的接受了这种伪物,因为说白了是一个不敢面对真实的人。也可以说,是不需要面对真实的人。来月昂说白了,还是一个外倾型的人。然而大老师不一样,大老师不能接受这种对于“美好的我”的幻想的接受。比起我的好,我更希望有人接受我的差。比起说什么,笑着谈论明天,我宁愿你接受此刻我的逃避。这才是更理想的爱。

  “她先把老人打成重伤,再来对付昴、盗贼和我。但是她的实力确实太强了,我对她的任何攻击几乎都是无效的,而她对我们的攻击却几乎是致命的。我和她战斗的时候,很快就坚持不住,渐渐占了下风。”

自我的虚无性在此展示的淋漓尽致,即便是最理想的爱人,她所爱的也不是“原本的自己”而只是一种父法的投射。他人话语对于自身认同的构建,由此可见是多么的绝对。

  “对!”爱蜜莉雅猛地站起来,激动地说,“‘嫉妒魔女’莎缇拉!”她胸前的绿宝石一晃一晃,将屋子里的光线全部反射到我的眼睛里。

而菜月昴之所以拒绝蕾姆,也是因为本能的感受到的这份爱的虚假。所以他借由另一个虚假的幻想——对于艾米利亚的喜欢的幻想,也就是用另一个母亲的替代物,替代眼前的蕾姆对于理想的儿子的期待和理想男性的幻想。那个艾米利亚,那个不爱自己的艾米利亚,对她的不可能的爱的幻想,是另一个虚假的镜像。

  “本名叫做艾尔莎?葛兰西尔特,是人类和吸血鬼的混血,绰号‘猎肠者’。她是一个很可怕的敌人,不过最终被击败了。”

当然,真实的自己本来就不存在。存在的只是作为自我的镜像。而自我还不仅仅是自己无意识的镜像,更是他人无意识的透射的结果。我当然希望有一个蕾姆式的女朋友,但这是不可能的。而正是因为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才会想要。现实中如果真的有女生像蕾姆那样,我一定有多远躲多远,这种带有诱惑性的伪物,太可怕了。

  “后来你向他们要到徽章了?”帝问。

也就是说,蕾姆的镜像,是出自男性的性幻想。而蕾姆心中的莱月昂,则是儿子的心中的母亲的镜象中对于理想男性的另一个的镜像。蕾姆是母亲的缺乏,然而蕾姆爱的不是主角,而是主角心中理想的父亲。

  我喝了一口茶,继续听她说。“就是罗兹说服我去参加王选的。”她将那枚奇怪的徽章从口袋里拿出来,“后来,艾尔莎雇佣小偷菲鲁特去抢走我的徽章。”

最新一集的《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里,蕾姆和486在天台上谈了一整集。就我个人而言很喜欢这一集,因为在这一集里透漏了这部作品作为一种集体性心理的透射,它根本反映的是什么。

  “我确实在偷听,可是这又怎么样呢?”因幡帝嬉皮笑脸地把我的手拿开,盘腿坐在床上。

  “吸血鬼和人类的混血?”我想起了斯卡雷特家族。

  “对。我的亲生父母中,只有我的父亲是精灵家族的成员。”爱蜜莉雅看着窗外的雨,“但是真正抚养我的,是我的姑姑——菲露托娜。自从我懂事,我的姑姑就开始养育我。她对我而言,就相当于我的母亲。”

  我听得入迷。“不过,菜月昴身受重伤,已经奄奄一息。于是我再次使用魔法,保住了他的性命,并将他带回罗兹瓦尔邸。我们就这样住了一段时间。到了快王选的时候,昴想和我一起去王都,于是我就把他带上,将他留在旅馆,让蕾姆好好看管他。”

  “没错!”爱蜜莉雅将徽章放回口袋,“正是由于那次徽章被偷走,我才结识了之前所说的那位男性朋友——菜月昴。”

  “好的。”帕克坐到爱蜜莉雅的肩膀上,身体发出一道光,随即消失。

  我吓了一跳,急忙为她倒杯茶,递到她手上。

  “你们当然不会理解,我也不希望你们理解。我已经说过了,即使是在我们那个世界,‘莎缇拉’一词也是忌口!所以有关莎缇拉的事情,就不再多说了,也请你们不要再过问。”爱蜜莉雅将茶杯放到桌上,“由于这一特点,精灵族对我也是另眼相看,但并没有讨厌我。”

  “帕克,还是我来讲吧,你先去休息休息。”爱蜜莉雅对帕克说。

  “是啊,关键时刻他可是很给力的。”爱蜜莉雅回到座位上,脸颊泛起红晕,洋溢着笑容,“不知道他现在在不在幻想乡呢!”

        良久,爱蜜莉雅才说道:“你们的经历真的很奇特啊!”

  爱蜜莉雅换了一个坐姿:“到了傍晚,我终于找到那个小偷的家。我进去一看,发现昴和女小偷正在交谈,屋子里还坐着一位很高大的老人。”

  “艾尔莎?”

  “后来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罗兹?”

  “菜月昴先生看起来挺厉害的!”帝评论。

  “我正在和盗贼谈判的时候,艾尔莎也进了门,我们马上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可是艾尔莎是很厉害的,她最擅长也最喜欢干的一件事就是用武器将对方的腹部割开,然后去欣赏他的死亡全过程。”

  “蕾姆?”我问,“她是谁啊?”

  “那么,现在,我也想说说我的往事。”

  “她也属于半精灵。400年前,莎缇拉魔女因子暴走,吞噬世界的一半,被神龙波尔卡尼卡、贤者费琉盖尔、剑圣雷德联手封印。因此,她被人们所畏惧和憎恨,并用她的名字‘莎缇拉’当做禁忌之物被流传和禁止在公共场合提起。”

  “虚饰的魔女?强欲司教?”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拉姆和蕾姆是罗邸的两位女仆。她们俩长得很相像,只是头发颜色和刘海位置不一样。拉姆的红色刘海正好遮住左眼,而蕾姆的蓝色刘海正好遮住右眼。”

  “你和帕克?”因幡帝倏地推开门。

  “再来说说我自己。”爱蜜莉雅说,“有一个巧合。我的相貌,天生和‘嫉妒魔女’莎缇拉一模一样。”

  “因幡帝?你一直在偷听吧?”我站起来,摸摸她的头。

  “半精灵?”因幡帝挠挠头。

  爱蜜莉雅开始回忆了。这时,大精灵帕克从爱蜜莉雅的银色长发中钻出来,飞到她的头顶上,和我们一起,闭上眼睛开始聆听。

  “既恐怖又恶心!”我不由得捂住嘴。

  “罗兹的全名是罗兹瓦尔?L?梅札斯。他是卢克尼卡王国贵族,处在边境伯立场的权力者。他还是王国中为数不多的魔法使,在王城以首席宫廷魔导士为人所知的人物。”

  她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昨晚在红魔馆看到的那位病人,总感觉她的特征很像爱蜜莉雅所描述的蕾姆的特征。

  “是吗?具体发生了什么?”我渐渐对爱蜜莉雅的故事产生兴趣。

  “这样啊!”怪不得爱蜜莉雅的耳朵尖尖的,原来她体内流淌着的血液,有一半是精灵血。

  “我将爱蜜莉雅救出后,在森林中继续生活了七年。”这时帕克开口,“后来,我们遇到了罗兹瓦尔邸的罗兹。”

  “听起来挺厉害呢!”

  她转过身,让手心接住的雨水小心地流入桌前的小盆栽中,继续说:“最后,和孩子们一起,我坐在逃跑的车上。我将他们搂在怀里,保护着他们,却不知道车底下居然藏着一包炸药。万幸的是,昴打败了魔女教,赶到我的车上来,及时拿走炸药,救了我们一命。后来听他说,他和国王五位候选人之一——库珥修的骑士团一起,打败了存在了四百多年的怪物‘白鲸’。在此之前,‘白鲸’侵害百姓,却没有一个人可以战胜它。”

  雨渐渐小了,已不是原来的滂沱大雨。爱蜜莉雅从椅子上缓缓站起来,走到窗前,伸出双手,任由调皮的雨点子打在白净手心上。“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见到他。后来,我发现罗邸周围存在着危险,就开始对居民进行疏散工作。但是由于自身半精灵的缘故,居民们无动于衷,直接无视了我的劝告。后来昴回到宅邸,身后跟了一些骑士。在他的诚恳话语下,居民们终于接受了建议,开始撤离危险区域。”

  “但是昴并没有听话,他总是担心我,想要帮助我。他的能力是有限的,但是他以为自己能行,于是就帮了倒忙——这是昴最主要的缺点之一,我希望他早日改正。这不仅导致竞选受到影响,还使我们之间的关系发生断裂。”

  爱蜜莉雅笑了笑,说:“算了,既然这些东西对你们而言都很生疏,那就先跳过不讲吧。接下来,我想从我被帕克从冰封的森林中救出开始娓娓道来。”

  “莎缇拉?”

  “嗯……”我微微点头。

  “有一次,我走在街上,经过一家水果店时,菜月昴突然从人群中跑出来,叫住我。但是,他却称我‘莎缇拉’。之前我说过,这个词在那里是忌语。由于他在人群中如此大声呼唤我,我就非常生气,将他训斥了一顿。而此时围观的群众开始增多,我只好转身向前走。就在这时,我怎么也没想到,一个黄头发的女盗贼不知从哪里飞窜出来,在与我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悄悄拿走了我的徽章。于是我急忙去追她,并将昴看做她的同伙。”

  我和帝面面相觑。

  “请问,”我小声说,“你所说的‘嫉妒魔女’莎缇拉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她长吁一口气,又坐下来,呷了一口茶,语气渐渐平静:“不好意思,刚刚情绪激动,失礼了,真是太抱歉了!”

本文由黄大仙精准资料大全发布于娱乐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蓬莱战斗,只为蕾姆

关键词:

自己只是很喜欢根妹,冷酷不似多情苦

自己的确很喜欢根妹,poi制片人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么长期以来,不管在怎么着状态下根妹总能够逢凶化吉乃至接连...

详细>>

但有一些杂炖感的大导文章,个人厌恶

动画制作得的确是良心,但是无法掩盖作品本身的糟糕。 曾经有一份眼花缭乱的特效摆在我的面前,我好好珍惜了,...

详细>>

还是过不好自己的人生

Shaw: BBunch of pseudo-intellectual glorified trophy wires. When I was just a little girl, I asked my mother, "What will I be? Will I be pretty? Will I...

详细>>